卜算子·黄州定慧院居作-宋词素描-曾冬 《唐诗素描》精选《宋词素描》精选《古诗素描》精选

    文章 : 卜算子·黄州定慧院居作-宋词素描-曾冬
    时间 : 2011-10-13
    发布 : 湖南文艺出版社
  缺月挂疏桐,漏断人初静。谁见幽人独往来,缥缈孤鸿影。   惊起却回头,有恨无人省。拣尽寒枝不肯栖,寂寞沙洲冷。    ——苏轼《卜算子·黄州定慧院居作》

 

  月亮被一颗星星的石头击碎了,只剩下弯弯的一角,残缺不全地挂在几枝稀疏零乱的梧桐细梢上,怯怯地望着鸟巢里的几只小鸟发呆。
  那只计算时光的漏壶,已滴尽所有的黑暗。青石板上,一些深深浅浅的印记,是匆匆岁月最好的注脚。长街短巷的灯火,次第熄灭。在最后一扇门扉合上后,一切都静谧下来。偶尔有一两声呓语,浮过暗香飞舞的梦境。
  这个夜晚,谁看见了一个孤单的影子,穿行在季节的走廊,独自来去?他满腹的心事,能被一束清冷的月光读懂吗?
  缥缈薄雾中,似乎有一双飞鸿的翅膀,越过了空寂的屋檐。留下的,是一声凄悲的鸣叫,深深地刺进了浓浓的夜色,让天空颤栗不已。
  是什么让一只鸿雁惊恐不安、骤然飞起?又是什么召唤,让那颗义无反顾的头颅回望了几眼?心有怨恨却无人知晓,也没有人,来抚慰那一身凌乱的羽毛。
  在寒冷的树枝之间逡巡了一次又一次,却最终没有栖落在哪一支瘦瘦的手臂上。是它不肯苟合这个荒苍的世界,还是这个无情的世界抛弃了一只高傲的大雁?
  孤鸿选择了一滩冰冷的沙洲,收拢起寂寞的翅膀,用薄薄的羽毛包裹起一颗受伤的心。
  而寓居的诗人,会在定慧院的窗台下点亮明天的第一缕阳光吗?
 
  缺月挂疏桐,漏断人初静。谁见幽人独往来,缥缈孤鸿影。
  惊起却回头,有恨无人省。拣尽寒枝不肯栖,寂寞沙洲冷。
          ——苏轼《卜算子·黄州定慧院居作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