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清照·一剪梅-宋词素描(曾冬) 《唐诗素描》精选《宋词素描》精选《古诗素描》精选

    文章 : 李清照·一剪梅-宋词素描(曾冬)
    时间 : 2011-10-13
    发布 : 湖南文艺出版社
  红藕香残玉簟秋。轻解罗裳,独上兰舟。云中谁寄锦书来?雁字回时,月满西楼。   花自飘零水自流。一种相思,两处闲愁。此情无计可消除,才下眉头,却上心头。 ——李清照《一剪梅》

 

  秋天是一本线装的台历,在风的指间越翻越薄。
  满塘的荷花,剥下了红色的盛装,在水中枯萎成了一堆摇摇欲倒的零乱。最后几绺余香,也被路过的风追赶得四散而逃,不知所终。那张如玉的竹席在床上透出了深深的寒意,让夜里流浪的梦,再也找不到温暖的归宿。
  轻轻地解下一身薄纱罗裙,却无法卸下心中那份沉沉的思念。暮色中,有一个孤单的身影,独泛一叶轻舟,在时有时无的欸乃声里,摇瘦了一个又一个黄昏。
  白云深处,谁会捎来一封锦字情书?在一盏油灯下,真的还能读到那些香词软语吗?哪怕是一纸空白,我也能读懂,读懂你的万缕柔情!
  南归的秋雁一排接一排地从云中掠过,它们会在一束熟悉的炊烟中找到曾经的屋檐吗?薄薄的月光是一层从天而降的霜,清冷无声,铺满了夜色中的西楼。
  花自飘零,再美的容颜也会被岁月的双手捻成一把伤心的记忆;而年少青春,终究只是一溪一去不返的流水,消失在时光的沙漠中,不留痕迹。你和我,同样一种相思,在彼此的守望中牵动起无限愁苦。不管距离有多么遥远,心和心,从不曾分开。
  这种愈来愈浓的情感,不知道用什么样的办法才可以消除?刚刚舒展开眉头,而离愁,又一点一点地缠绕上了心头。
  如果可以,我只想乘着飞翔的文字,栖落在你的案头,成为你梦中最温柔的词语。
 
  红藕香残玉簟秋。轻解罗裳,独上兰舟。云中谁寄锦书来?雁字回时,月满西楼。
  花自飘零水自流。一种相思,两处闲愁。此情无计可消除,才下眉头,却上心头。
          ——李清照《一剪梅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