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清照·醉花阴-宋词素描(曾冬) 《唐诗素描》精选《宋词素描》精选《古诗素描》精选

    文章 : 李清照·醉花阴-宋词素描(曾冬)
    时间 : 2011-10-13
    发布 : 湖南文艺出版社
  薄雾浓云愁永昼,瑞脑消金兽。 佳节又重阳,玉枕纱厨,半夜凉初透。   东篱把酒黄昏后,有暗香盈袖。 莫道不消魂,帘卷西风,人比黄花瘦。    ——李清照《醉花阴》

 

  从一片落叶的脉络里,可以找到关于秋天的消息。
  薄薄的雾气飘浮在窗外,是数不尽的愁闷,整天缭绕心间。日子漫长得像找不到岸的大海,让一颗漂泊的心,不停地沉浮。天空堆满了一层又一层浓云,太阳的光芒,也无法穿透这厚厚的壁垒。
  那一柱龙脑香,已在兽形的铜香炉里,燃尽了最后一口气。这些袅袅的烟霭,是剪不断理还乱的情愫吗?缠杂在寂寞的闺房,让一双失神的眼睛,解不开一个相思的结。
  九月九日,又是重阳佳节,空气里布满了茱萸的味道。一个人,呆呆地数着窗格,迷迷糊糊地入睡了,梦中,有你温暖的双手相拥。一阵悄悄浸透的凉意在半夜扰乱了梦境,醒来后,才发现,纱帐里,依然形影单只,那个玉枕上,还留有未干的泪渍。
  想起黄昏,一个人来到圃园,一边赏花,一边饮酒,一边吟诗。菊花清幽的淡香,偷偷袭满了衣袂。它能让心中的万斛愁肠,也在独酌的孤寂中化做一缕盈盈的柔情吗?
  谁说凄凉的秋景不会叫人黯然伤神?落木萧萧花满地,西风瑟瑟摇珠帘。窗台下,那个孤单的背影,比凋谢的菊花更清瘦!
  这个深秋,思念是一种刺骨的痛,让一生,都不会忘记。
 
  薄雾浓云愁永昼,瑞脑消金兽。 佳节又重阳,玉枕纱厨,半夜凉初透。
  东篱把酒黄昏后,有暗香盈袖。 莫道不消魂,帘卷西风,人比黄花瘦。
          ——李清照《醉花阴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