范成大·四时田园杂兴-古诗素描(曾冬) 《唐诗素描》精选《宋词素描》精选《古诗素描》精选

    文章 : 范成大·四时田园杂兴-古诗素描(曾冬)
    时间 : 2011-10-13
    发布 : 湖南文艺出版社
  梅子金黄杏子肥,麦花雪白菜花稀。   日长篱落无人过,惟有蜻蜓蛱蝶飞。    ——范成大《四时田园杂兴》

 

  风一吹过,雨就停了。几条迂回的小道,又把农忙的乡亲载到了麦田深处。村庄一下子变得安静起来,只有一两声隐约的狗吠,在阵雨过后的乡村上空飘来荡去。
  村口一树树梅子闪着水灵灵的金黄,就像一盏盏温暖的小灯,让晚归的乡亲,找到家的方向。杏子也喝足了阳光和雨水,越长越大,越长越肥,那些青翠的叶子已经遮不住它青春和饱满的脸庞。
  村外,荞麦花是一场夏天的雪,落满了江南,这些朴素而纯洁的语言啊,让情窦初开的少年,在五月的麦香里失眠。而油菜花已在阳光中收起了黄色的盛装,只留下稀疏的几处,点缀在季节的胸口。
  日子一天比一天长了,太阳把炉火烧得越来越旺。每一户农家,都在地里忙着各自的农事,只把几间土房,留在村子里,默不作声地守着一扇久未修缮的竹篱。院门前,从早到晚,竟没有看见一个空闲的人走过。
  只有几只无所事事的蜻蜒和几对瞎逛的蝴蝶,在篱笆的两边,一会儿钻进来,一会儿又穿过去,和几朵闲花嬉闹。
  一条刚睡醒的老狗,呆呆地卧在门口望了一阵,又伏在地上睡了。
 
  梅子金黄杏子肥,麦花雪白菜花稀。 
  日长篱落无人过,惟有蜻蜓蛱蝶飞。
      ——范成大《四时田园杂兴》